要聞

當前位置/ 首頁/ 要聞/ 正文

跨省放貸2.87億逾期!廣州農商行栽了 “東北參王”账上現金僅剩792萬

導讀 11月10日晚,吉林上市公司紫鑫藥業公告,公司因金融借款合同糾紛涉及兩起訴訟,被告爲來自廣州的廣州農商行。這是一起典型的通過信托通道的跨省放貸,涉及本金金額分別爲2億元和8720萬元。 目前紫鑫藥業...

11月10日晚,吉林上市公司紫鑫藥業公告,公司因金融借款合同糾紛涉及兩起訴訟,被告爲來自廣州的廣州農商行。這是一起典型的通過信托通道的跨省放貸,涉及本金金額分別爲2億元和8720萬元。

目前紫鑫藥業早已陷入困境,逾期債務總金額高達26.78億元,但是账上現金僅有792萬元,甚至不足以支付3384萬元的應付員工薪酬。紫鑫藥業現主要資產是存貨,三季度末存貨账面余額爲68.31億元,佔總資產的62.47%,而存貨絕大部分是“賣不動”的人參,金額超過52億元。

廣州農商行這兩筆借款,抵押物是靠近南六環的北京經濟技術开發區的一棟物業,且抵押順序排在第三順位,即便官司打贏,回款也兇多吉少。

農商行“跨省放貸”出事

2019年6月27日,廣州農商銀行與長安信托籤訂《長安寧紫鑫藥業信托貸款單一資金信托信托合同》。2019年6月20日,長安信托作爲貸款人與紫鑫藥業籤訂《長安寧・紫鑫藥業信托貨款單一資金信托信托貸款合同》,約定由長安信托向吉林紫鑫提供貨款,期限兩年,即自2019年6月24日至2021年6月23日,貨款利率爲年利率9.5%。

2019年6月24日,長安信托按合同約定向紫鑫藥業發放貨款2億元。但一年又兩個月後,紫鑫藥業自2020年9月起便未按合同還款付息,2021年6月23日貸款到期後,其也未按合同約定清償全部債務。

2019年2月19日,廣州農商銀行與國通信托籤訂《國通信托・廣州農商3號紫鑫藥業單一資金信托信托合同》,信托期限爲12個月。2019年2月20日,國通信托作爲貸款人與紫鑫藥業籤訂《吉林紫鑫藥業股份有限公司與國通信托有限責任公司之信托貸款合同》,約定由國通信托公司向紫鑫藥業提供貸款,貸款期限爲12個月,貸款利率爲年利率9.5%。

2019年2月20日,國通信托向紫鑫藥業發放貨款本金9500萬元。2020年貸款到期後,紫鑫藥業也未能按合同約定還款付息。

上述兩筆貸款是典型的通過信托通道來實現的跨省放貸,貸款利率高達9.5%,超過彼時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一倍以上。

早在2019年1月,銀保監會就發布《關於推進農村商業銀行堅守定位 強化治理 提升金融服務能力的意見》。“意”見要求農村商業銀行應準確把握自身在銀行體系中的差異化定位,確立與所在地域經濟總量和產業特點相適應的發展方向、战略定位和經營重點,嚴格審慎开展綜合化和跨區域經營,原則上機構不出縣(區)、業務不跨縣(區)。

高收益往往伴隨高風險,廣州農商行高利率“跨省放貸”果然出事了。

50多億人參賣不動

“東北參王”現金枯竭

根據紫鑫藥業10月26日的公告,對廣州農商行的貸款逾期只是其總逾期債務的約十分之一。

公司逾期債務金額合計約爲26.78億元,佔最近一期經審計淨資產71.65%,佔總資產的25.48%。而上述逾期只是本金,還沒有包含未支付的利息以及因逾期可能產生的違約金和罰息等。

今年半年報披露,公司短期借款有36.63億元,長期借款10.83億元,逾期債務仍有可能進一步上升。

值得一提的是,紫鑫藥業的逾期債務中,唯獨只有廣州農商行屬於外地金融機構,其余19筆逾期均爲本地的四大行分支行、本地城商行、農商行等。

作爲一家加工銷售中成藥、人參等產業的企業,紫鑫藥業成立於1998年。2018年,紫鑫藥業人參系列產品收入高達7.51億元,在營收中佔比56.69%,是行業中的佼佼者。但是,其業績在2018年後急轉向下,過度囤積、貨品滯銷、合同糾紛、“欠薪、欠稅、欠息”紛至沓來,將曾經的“東北參王”置於不利位置。

三季報顯示,紫鑫藥業存貨期末账面余額爲 68.31 億元,佔流動資產80.04%,佔總資產 62.47%,其中絕大部分是“消耗性生物資產”,账面價值高達約52.5億元,而在“消耗性生物資產”中,又包含約52.39億元的林下參。

紫鑫藥業自2014年起,不斷加大對人參的投入,特別是在2017年後,存貨金額從20億躍升爲48.33億元。2018年,紫鑫藥業制定了《人參產業發展战略規劃(2018—2022 年)》,再次加大對人參產品的投入,當年存貨金額跳漲爲61.09億元。到了2019年,存貨金額高達67.56億元。到了2020年,人參產品收入僅984萬元,而存貨金額達到歷史峯值68.52億元。

截至三季度末,公司貨幣資金余額僅爲792萬元,現金已經枯竭,甚至連3383.98萬元的應付職工薪酬都無法覆蓋。深交所在11月2日的問詢函中,要求公司說明累計欠薪、欠稅、欠息情況,及報告期內公司員工人數變動情況等。

企圖引入國資紓困

10月20日,紫鑫藥業公告稱控股股東與國藥兆祥籤訂了《表決權委托協議》,國藥兆祥成爲公司的控股股東,取得公司控制權。公告顯示,國藥兆祥隸屬於藥材股份,從事大宗常用中藥材經營、中藥材進出口業務、中藥材種植、中成藥生產,形成了藥材貿易、代理業務、中成藥生產三足鼎立協調發展的業務格局。

紫鑫藥業在公告中稱,國藥兆祥具有國有資產及中醫藥產業背景,其成爲公司股東有助於公司走出當前由債務危機導致的經營困境,進一步提升上市公司資產質量,有力保障公司中小股東利益等。

紫鑫藥業還進一步稱,引入國藥藥材“有利於在資金、資源上給予上市公司有效支持,優化公司股東結構,降低公司負債水平,同時控股股東的中醫藥產業背景有助於上市公司聚焦主業,全面提升上市公司的持續經營能力,推動公司持續發展。”

不過,上述說法卻遭到中國中藥“打臉”。

10月25日,中國中藥發布嚴正聲明稱,自2021年10月20日以來,部分媒體就紫鑫藥業控股股東可能發生變動一事發布新聞,文中提到國藥兆祥爲國藥藥材全資子公司、“國藥兆祥有“中藥國家隊之稱”等內容,公司認爲上述內容嚴重失實。

聲明還稱,自2016年11月起,國藥藥材變更爲中國中藥的參股公司,公司僅持有其25%股權。此外,由於國藥藥材業務經營方向與中國中藥發展战略不符,中國中藥目前正在積極推動股權退出事宜。

此情況下,廣州農商行2.87億的逾期貸款希望通過“東北參王”恢復正常運營收回,無疑希望渺茫。

從廣州農商行的風控措施來看,多數是紫鑫藥業關聯公司和個人的保證擔保,唯一“硬核”一點的措施是物業抵押。不過該抵押物位於靠近南六環的北京經濟技術开發區,地段、土地性質在評估和變現上都不具優勢,且廣州農商行僅是第三順位受償,即便官司打贏,回款也兇多吉少。



標題:跨省放貸2.87億逾期!廣州農商行栽了 “東北參王”账上現金僅剩792萬

地址:https://www.mofonew.com/posts/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