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當前位置/ 首頁/ 要聞/ 正文

市值觀察丨藍月亮不“亮”了?一邊變相裁員 一邊給高管千萬年薪

導讀 市值觀察 NO.34 文:醉漓 核心提示 1、成功上市之後的藍月亮非但沒有實現騰飛,反而出現業績變臉。據半年報顯示,公司營業收入下滑4.36%,淨利潤虧損0.37億元,交出近5年最差“成績單”。 2...

市值觀察 NO.34

文:醉漓

核心提示

1、成功上市之後的藍月亮非但沒有實現騰飛,反而出現業績變臉。據半年報顯示,公司營業收入下滑4.36%,淨利潤虧損0.37億元,交出近5年最差“成績單”。

2、鳳凰網財經《市值觀察》注意到,藍月亮業績不佳或與其產品結構過於單一、激進轉型有關系,近些年公司正在大幅度縮減銷售人員或影響到线下銷售。

3、藍月亮因變相裁員,被員工頻頻告上法庭。據wind數據顯示,藍月亮(中國)有限公司目前涉及勞務爭議359例,勞動合同糾紛122例,經濟補償糾紛32例,追索勞動報酬糾紛12例,薪資待遇糾紛12例、失業保險待遇糾紛8例和社會保險糾紛8例。

4、與員工境遇截然相反的是,藍月亮的管理層待遇卻在大幅提高。據wind數據顯示,藍月亮高管們薪酬近些年呈現直线攀升。2018-2020年,藍月亮創始人羅秋平年薪分別爲99.5萬港元、2230萬和1453萬港元;

正文

財務數據全线下滑、市值蒸發400億、股票價格腰斬、因變相裁員屢次被告上法庭…上市之後的藍月亮不“亮”了?

藍月亮成立於1992年,是國內最早從事家庭清潔劑生產的專業品牌之一,產品涵蓋衣物清潔護理(主要爲洗衣液)、個人清潔護理(主要爲洗手液)以及家居清潔護理三大品類。

在高瓴資本張磊的助力下,公司迅速成爲家清行業龍頭公司,業內一度將其與寶潔公司相提並論。

2020年12月16日,藍月亮在港交所上市成功登陸資本市場,短短一個月內股價由14港元/股漲至19港元/股,市值最高觸及1100億港元。

但是成功上市之後的藍月亮非但沒有實現騰飛,反而出現業績變臉。據半年報顯示,公司營業收入下滑4.36%,淨利潤虧損0.37億元,交出近5年最差“成績單”。

此前,市值觀察欄目曾發表《藍月亮的軟肋:總裁羅秋平激進轉型險些葬送好局》文章,提到產品线單一、轉型激進等問題或困擾公司進一步發展,就目前來看,文章中的擔憂在一一成爲現實。

藍月亮爲何不“亮”了?

據公告,藍月亮虧損的原因有四項:“價格战”導致降價銷售,這部分對2021年上半年的毛利率造成了約9%的負面影響;原材料成本與2020年上半年的成本相比有所增加,導致利潤下降;去年退回至尊產品影響毛利,這部分對2021年上半年的毛利率產生了1%的負面影響;新業務不及預期,藍月亮自2020年第4季度發展的洗衣業務所產生的虧損約爲6700萬港元。

從整個行業來看,藍月亮給出的理由其實很難服衆。據wind數據顯示,家庭用品行業中,港股、A股以及美股市場中,淨利潤出現普遍下滑,由此看來原材料上漲對於行業帶來的壓力是普遍的,但是總收入下滑且出現虧損的企業其實並不多。

那么又是什么原因導致這家清行業龍頭公司交出一份不合格的成績單呢?

產品結構過於單一。藍月亮對衣物清潔護理產品的依賴程度還在進一步上升,而個人清潔護理產品和家具清潔護理產品遲遲未能打开局面。

據半年報數據顯示,藍月亮衣物清護理產品2021年上半年收入爲19.58億港元,同比增長約16.49%,佔比高達83.1%。個人清潔護理產品和家具清潔護理產品則分別爲2.16億港元和1.8億港元,下滑37.6%和53.49%,佔比下滑至9.2%和7.7%。

藍月亮對於個人清潔護理產品和家具清潔護理產品銷量下滑的解釋是由於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在2021年上半年大致受控導致。同時還提到,疫情令消費者的個人衛生意識提升,所以產品銷售額仍高於2019年上半年。

不過鳳凰網財經《市值觀察》注意到,在2019年上半年,藍月亮個人清潔護理產品和家具清潔護理產品的銷售額分別爲1.8億港元和1.76億港元,今年上半年與之相比分別上漲20%和2%,並未有太大幅度增長。

激進轉型不及預期。從銷售渠道來看,藍月亮目前主要爲线上銷售渠道、直銷大客戶和线下分銷商。盡管藍月亮在上半年线上銷售渠道有所提升,但是未能填補线下分銷渠道驟降留下的“窟窿”,這也就是其營業收入下滑的主因之一。

據半年報顯示,藍月亮线上銷售收入爲16.4億港元,相較於2020年14.3億港元提升14.6%,线下分銷商收入僅爲5.44億港元,相較於2020年的8.16億港元下降33.3%。

鳳凰網財經《市值觀察》欄目曾在文章《藍月亮的軟肋:總裁羅秋平激進轉型險些葬送好局》中提到,造成藍月亮各渠道發生較大幅度波動可能與藍月亮創始人羅秋平多次激進轉型有關,近些年公司正在大幅度縮減銷售人員或影響到线下銷售。

據招股說明書數據顯示,2017-2020年上半年藍月亮員工人數分別有14362名、12820名、11196名及8349名,四年間員工減少41.9%。其中銷售人員由10432人縮減至4582人,縮減幅度近60%。

今年,藍月亮員工人數還在進一步減少。截至2020年底員工人數爲7898人,截至今年上半年員工人數爲7212人,雖然並未公布具體的職能編制,但銷售人員進一步縮減是大概率事件。

與銷售人員的大幅減少同步的,還有藍月亮线下渠道出現萎縮。據數據顯示,2018-2021年上半年,公司线下銷售渠道銷量分別爲32.29億港元、27.25億港元、22.28億港元和5.44億港元,佔比分別爲47.7%、38.7%、31.9%和23.1%。

就當下而言,無論是傳統的賣場、超市、便利店和連鎖店等线下渠道,或是淘寶、京東等线上渠道,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都會成爲快消產品重要的銷售路徑。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在沒有B計劃的情況下,藍月亮縮減线下銷售人員,貿然採取非常激進轉型對藍月亮造成負面影響。

藍月亮押寶的线上業務到底如何呢?就目前來看有成績,但並不如預期。據其半年報顯示,藍月亮今年上半年“618購物節”中,產品在京東商城所有家庭清潔護理品牌的銷量計算排名第一,在天貓所有衣物清潔品牌絨物護理銷量計算中亦排名第一。

但是同時也提到,今年上半年銷售以及分銷开支爲9.16億港元,相較於去年同期的8.16億港元提升12.2%。原因主要是由於:1、在线渠道的銷售競爭加劇,用於渠道的宣傳开支增加。2、運輸开支增加,尤其是快遞費用,與在线渠道銷售增長一致。3、由於增加洗衣業務,令員工成本增加。

從具體數據來看,藍月亮在原材料、折舊、僱員福利、推廣开支和運輸开支有較大幅度提升。

其中原材料由8.18億港元上漲至9.33億港元,上漲幅度超過14.1%;僱員福利开支由5.85億港元提升至6.8億港元,提升幅度16.23%;推廣开支由1.51億港元提升至2.37億港元,提升幅度56.4%;運輸开支由1.98億港元提升至2.37億港元,提升幅度19.68%。

變相裁員被多次告上法庭 高管福利大幅攀升羅秋平年薪千萬

藍月亮因多次出現變相裁員,被員工頻頻告上法庭。據wind數據顯示,藍月亮(中國)有限公司目前涉及勞務爭議359例,勞動合同糾紛122例,經濟補償糾紛32例,追索勞動報酬糾紛12例,薪資待遇糾紛12例、失業保險待遇糾紛8例和社會保險糾紛8例。

據《張慶麗、藍月亮(中國)有限公司勞動爭議二審民事判決書》,2020年10月,藍月亮以張慶麗銷售業績不好爲由要求其離職或轉爲勞務工,在張慶麗明確不同意的情況下,10月28日張慶麗的主管黃萍向張慶麗發送信息直接通知其離職,且之後又將張慶麗微信拉黑、移出群聊。

10月30日,在張慶麗已經向信陽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的情況下,藍月亮要求其調崗,又以其未到工作地點上班爲由作出一系列處罰、解除勞動關系等行爲。

法院認爲,藍月亮雖然主張與張慶麗一直在協商,但是從聊天記錄來看,都是在單方面對張慶麗提出要求選擇離職或勞務工,並未能看出其有協商一致解除勞動關系的態度,最終認定藍月亮解除與張慶麗的勞動關系屬於違法。

無獨有偶,與張慶麗一樣被以業績不達標爲由調崗的還有多人。據《藍月亮(中國)有限公司與楊友龍勞動爭議一審民事判決書》,2020年5月28日,藍月亮在未提前與楊友龍溝通協商情況下,單方面強制性要求楊友龍當天停止業務經理崗位工作並要求交接,後將楊友龍降職爲b2b運營團隊崗位,b2b運營團隊崗位與楊友龍原客戶經理崗位的工作內容不相符的,是屬於變相降職。

法院判定,企業享有的用工自主權是指其可根據自身生產經營需要調整員工的工作崗位,但企業的用工自主權也應當限制在不損害員工利益且符合法律規定的範疇,尤其是企業的調崗行爲,涉及員工工作內容的變更,更應當滿足合理性、必要性、正當性的要求。其擅自調整楊友龍的工作崗位不具有合理性、必要性和正當性,故其據此解除與楊友龍的勞動合同違反法律規定,屬於違法解除勞動合同,因此,對楊友龍要求藍月亮公司支付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的訴訟請求予以支持。

與員工境遇截然相反的是,藍月亮的管理層的待遇在大幅度提高。據半年報數據顯示,公司主要管理人員薪酬在2020年爲729萬港元,而今年上半年爲1270萬港元,上漲541萬港元,上漲幅度近75%。

據wind數據顯示,藍月亮高管們薪酬近些年呈現直线攀升。2018年,高管薪酬合計1168萬港元,羅秋平爲99.5萬港元;2019年,高管薪酬合計3391萬港元,羅秋平爲2230萬港元;2019年,高管薪酬合計3889萬港元,羅秋平爲1453萬港元;

後記:

近期,作爲藍月亮的聯席保薦人中金公司,將公司的評級由跑贏行業下調至中性,目標價由最高的20港元下調至目前的7.2港元。

機構一向“報喜不報憂”,而作爲對藍月亮最爲了解的一家機構尚且如此態度,公司當前的經營狀況可想而知。

更令人擔憂的是,隨着限售股解禁,藍月亮股價可能還要承受機構拋售的壓力。

目前,藍月亮的最大機構股東爲高瓴資本,持有約10%股份。不過藍月亮的“貴人”,高瓴資本創始人張磊近期表示,ESG已經納入高瓴投資全生命周期管理中,對高瓴來說ESG是指導投資的行爲準則。

而藍月亮屢次陷入變相裁員等醜聞,這又顯然與ESG所崇尚的社會責任(S)和公司治理(G)相衝突。

面對種種困境,藍月亮如何才能挽回投資者的心?又如何能擺脫經營困境?鳳凰網財經《市值觀察》還將持續關注。

參考資料:

1、《藍月亮的軟肋:總裁羅秋平激進轉型險些葬送好局丨市值觀察》,鳳凰網財經



標題:市值觀察丨藍月亮不“亮”了?一邊變相裁員 一邊給高管千萬年薪

地址:https://www.mofonew.com/posts/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