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當前位置/ 首頁/ 要聞/ 正文

鈕文新:人民幣此時適度貶值 對中國經濟可能利大於弊

導讀 《中國經濟周刊》首席評論員 鈕文新 最近,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確實出現了一定幅度的貶值,於是網上再聞大叫,好像人民幣兌美元貶值3000基點就會發生什么了不起的大事,甚至還有威脅說:人民幣破7,A股會因人...

《中國經濟周刊》首席評論員 鈕文新

最近,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確實出現了一定幅度的貶值,於是網上再聞大叫,好像人民幣兌美元貶值3000基點就會發生什么了不起的大事,甚至還有威脅說:人民幣破7,A股會因人民幣貶值而崩盤。真會如此?去看看美國的情況,美元因加息而大幅升值,美元指數衝高104的罕見高位,那美國股市是漲是跌?暴跌。這樣的逆向走勢恰恰符合常識和邏輯,充分證明:在當前的經濟狀況下,股票投資往往厭惡高利率和貨幣升值環境。但爲什么同樣的常識和邏輯卻會在中國被反向解讀?這其中可能存在的“經濟輿論战”需要我們認真對待。

實際上, 無論本幣升值還是貶值,對一個國家的經濟而言,均有利有弊,而利弊權衡關鍵取決於這個國家的經濟強健程度、對外依賴程度和外債能力等。比如,一些發展中國家確實因爲本幣貶值而發生危機,但那大都是因爲國際“熱錢”外逃,造成對外高負債企業或國家無力償付外債所致。問題是:中國是否不存在這樣的情況?如果不存在,那就不必恐慌,將人民幣兌美元波動視爲正常市場波動則已。

客觀地說,美元加息、升值屬於主動行爲,而中國降息、本幣貶值則是自主行爲。如果我們確信中國經濟面臨“需求收縮、供給衝擊、預期轉弱”的三重壓力,而穩增長乃是當務之急,那 總體利弊權衡之下,人民幣此時出現一定幅度的貶值,可能對中國經濟利大於弊。

第一,在新發展格局之下,中國沒必要過度追求外貿增長,但也不能無視外貿對於經濟增長的拉動作用。當然, 人民幣貶值會提高原材料進口成本,但只要企業能夠提高出口價格,加大增量,那原材料價格上漲就可以獲得適度的轉嫁。所以,人民幣一定幅度的貶值,可能不僅有利於提高中國商品的國際競爭力,而且會對穩定經濟增長發揮積極作用。其實,過去一段時間,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從近7.2附近不斷升值到6.3附近,外貿企業的日子實在煎熬,而我們所了解的歷史經驗是: 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在7到7.2之間,外貿企業會感到相對舒適。

第二,美元作爲國際貿易支付和結算貨幣地位並未發生根本性的轉變,在此前提下,美元加息、升值勢必對國際大宗商品價格構成一定程度的壓制,盡管其作用正在弱化,但畢竟還有一點作用。所以,美元兌人民幣升值,以及人民幣兌美元貶值,其實反映的是:美國通過美元升值抑制物價上漲過快的過程,是一種客觀的市場現象。 問題是:美元升值抑制美國進口價格,但人民幣貶值顯然會提高中國進口價格,這會不會使人民幣貶值導致中國物價出現不利狀況?會有一定不利影響,但也未必,關鍵要看人民幣貶值幅度和大宗商品價格變動幅度的比較。

第三, 在美元加息之時,人民幣降息,這個過程出現一定幅度的人民幣貶值,自然且正常。重要的還在於中國央行的調控能力。應當說,我們不該過於擔心國際“熱錢”的逃逸,而更應當在意實業資本、股權資本的流入,以及貿易平衡或有一定順差。只要國際實業資本、股權資本青睞中國,而中國對外貿易健康,那就算人民幣即期匯率存在一些貶值壓力,遠期或長期匯率反而可能存在升值壓力。所以,只要中國央行有能力平衡好人民幣即期和遠期匯率的關系,那中國經濟就不會出現什么不得了的問題。

由此可見, 人民幣升值一點還是貶值一點必須客觀看待,而那種一味“好升惡貶”的匯率認知是錯誤的,是不符合中國經濟現實要求的。

另外, 我們堅決反對以人民幣升值作爲人民幣國際化的手段。因爲,它只能加大境外對人民幣的“投機性”持有,而非真實貿易和投資背景的持有,其持幣穩定性極差:即當人民幣出現貶值壓力時,它們的拋售會引發人民幣匯率劇烈波動,扭曲世界對中國經濟的預期。



標題:鈕文新:人民幣此時適度貶值 對中國經濟可能利大於弊

地址:https://www.mofonew.com/posts/13006.html